new world.jpg

變革之年,周期輪轉,和平與協作不再是默認選項,沖突與競爭愈演愈烈。


俄烏沖突來到第197天,依舊沒有?;鸬嫩E象。G7宣布對俄羅斯石油限價,俄羅斯立刻反擊,無限期停止“北溪1號”供氣。


歐洲能源危機再度升級,天然氣和電價不斷刷新,歐元區通脹破9%,再創歷史新高。即將到來的冬天,顯得格外寒冷。


而美聯儲顯然從70年代的大通脹中學到了很多,即便是“供給型通脹”也不能坐以待斃。鮑威爾成為第二個沃爾克,在Jackson Hole強勢表態:“我們必須堅持加息,直至大功告成?!?/p>


連續加息75個基點后,美元指數強勢上行。為了應對人民幣快速貶值的風險,央行史上第2次降低外匯存款準備金率,而上一次,剛剛發生在今年的5月。


1

當宏觀變得不可忽視



舊世界一去不返,種種的“史無前例”,原本只埋藏在教科書中,如今卻活生生地在我們面前展開。就連聲稱“不關心宏觀”的巴菲特,也無法再對宏觀視而不見了。


2020年8月,巴菲特買入三菱、三井、住友等5家日本貿易公司,它們在全世界大量投資資源和實體經濟,現金流充裕。


2020年四季度,買入能源公司雪佛龍,今年又持續加倉西方石油。此外,這兩年他還買進保險公司、鐵路運輸公司和電信公司,儼然就是滯脹交易的邏輯。


這一幕似曾相識。1970年代,布雷頓森林體系崩潰、“漂亮 50”破滅、石油危機爆發……動蕩程度不亞于現在。起初,成本激增導致工業短期停滯,凱撒鋁業股價回撤了四成,市盈率跌落到 4.5倍,巴菲特開始布局。


在政策刺激下,美國經濟企穩回升,工業生產如火如荼,工業品批發價格以每年10%以上的速度上漲。1977年,巴菲特以6%的倉位持有凱撒鋁業3%的股權,在這一年致股東的信中,披露這只股票的累計收益率為 674%。


傳統工業復蘇的同時,巴菲特注意到消費、傳媒行業開始嶄露頭角,1977年,他的重倉組合中不僅有大都會(電視臺)、聯眾集團和奧美國際(廣告公司),還有騎士報和華盛頓郵報(紙媒),更收購了“現金奶?!毕苍娞枪?。


同年5月,巴菲特還在《財富》雜志上發表了一篇萬字長文——《通貨膨脹如何欺詐股票投資者》,提出:


對窮人來說,通過通貨膨脹來減少貧富差距,甚至連短期的實際幫助都沒有。窮人的經濟狀況會隨通貨膨脹對經濟的總體影響而起伏,而通貨膨脹對經濟的影響不可能是好的。


要大幅改善普通人的經濟狀況,就需要足夠的資本。只有大量新資本投入到現代的生產設施中,才能實現這個目的。如果產業缺乏資本來創新以及購買昂貴的新設備,即使擁有優質的人力資源、巨大的消費需求和政府的許諾,也將一無所獲。


顯然,巴菲特雖然不樂于談論宏觀經濟,卻具備清晰的宏觀思維。他的組合變化,也多多少少映射了宏觀環境與產業結構的變遷。


2

創新驅動周期之輪



康德拉季耶夫波將40-60年的經濟長周期分為“回升-繁榮-衰退-蕭條”四個階段,經濟周期如同四季更迭,循環往復。那么,究竟是什么在推動周期運動呢?


熊彼特將引起經濟波動的因素分為三類:外部因素、增長因素和創新。


外部因素是指革命、戰爭、災害、制度變遷、經濟政策變化、銀行和貨幣管理、支付習慣以至黃金生產變化等。他認為,這些變化是導致經濟波動的一個重要根源,但僅僅從外部因素去探索經濟周期的原因是遠遠不夠的。


增長因素指人口增長這類不會引起經濟波動或周期的因素。熊彼特認為分析周期問題時應該排除這類非周期因素,但即便排除這類因素,經濟仍呈現周期現象,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存在創新活動。


“所謂經濟發展,就是不斷地從內部革新經濟結構,破壞舊的、創造新的。而創新的非連續性和擴散性,才是經濟體系內本質的、引起經濟周期波動的根源?!?/p>


羅斯托進一步指出,創新是一種微觀的行為,微觀的創新有可能成長為產業,即創新的擴散。隨著經濟的發展和科學技術的進步,舊的主導產業帶動整個經濟發展的使命一旦完成,就要發生主導產業的更替。主導產業是那些具有足夠創新的產業,對整個產業鏈起到重要影響,具有強大的擴散效應。

 

歷史上的五次康波周期

圖1.jpg


二百多年前,蒸汽機的發明,使得機器取代了生產所需的人力、畜力、水力和風力,工廠不再依河而建,動力織布機將產量提高了40%,長距離火車隨之誕生,第一次工業革命的序曲奏響。這就是第一次康波周期中的主導產業。


二戰后到50年代末期,全球經濟恢復高速增長,步入重工業時代。美股市值排名前列的行業被石油煤炭、汽車、基本金屬、化工等重工業板塊包攬。


80年代,重工業時代落下帷幕,大消費開始接力。隨著通貨膨脹下行,本土居民消費能力提升。同時,一大批美國消費品公司紛紛出海,賺得盆滿缽滿。無論是必選消費中的沃爾瑪、箭牌、聯合利華,還是可選消費中的福特汽車、克萊斯勒,都開啟了快速增長曲線。


進入90年代,傳統電子公司向信息技術公司的轉型基本完成,思科、甲骨文、微軟等成為領頭羊。2000年的科技股泡沫過后,蘋果操作系統橫空出世,iPod大獲成功,蘋果電腦和iPhone引領新的潮流,開啟了消費電子的黃金時代。


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以來,我們也經歷了類似的軌跡。過去的高速增長,最鮮明的特征是,以政府為中心-以地產基建為抓手-以銀行的間接融資為支持的循環模式。


當工業化、城鎮化趨向飽和,經濟增速整體下臺階,新的循環模式誕生了:以產業或企業為中心,以科技創新為抓手,借助資本市場直接融資,來推動經濟增長。


數字經濟、生物經濟、綠色經濟是本輪周期的三大創新驅動。對中國而言,在半導體技術上沒有絕對的話語權,在生物醫藥的原創性上仍在追趕全球巨頭,但在雙碳技術領域首屈一指。


2021年,中國光伏制造四大環節(多晶硅、硅片、電池片、組件)的全球產量占比均在75%以上。國際能源署(IEA)預測,到2025年,中國多晶硅、硅片在全球的生產份額將達到95%。


今年上半年,光伏組件出口量達78.6GW,同比增長74.3%;光伏產品出口總額約259億美元,同比增長113.1%。


新能源車領域,論現有的技術,從電池到四大材料,中國企業無論在規模還是成本優勢都非常明顯,美國要擺脫中國的供應鏈難度很大。


根據海關總署的數據,今年上半年,鋰電池出口的金額為1302億元,同比增長75%,累計出口34億個電池,同比增長36%。不知不覺間,中國成了世界鋰電之都。


20世紀70年代后,第五次康波出現了明顯的全球化特征,各國的比較優勢開始凸顯,分別擔任資源國、生產國、消費國的角色。這樣的共生模式下,合作的利益大于脫鉤,相逆而行代價高昂。


誰也沒有想到,新冠疫情后,中美反而加強了貿易關系,中國取代歐盟成為美國最大的貿易伙伴。中國對外貿易除了一般的貿易之外,技術貿易也在下降,但唯一增長的是中美之間的技術貿易。


全球產業鏈分布

圖2.jpg

來源:《濤動周期論》


3

投資應有時代感



和平年代,投資的重心是尋找機會,動蕩時局,更重要的是避免爆掉。很少有人因為通脹而破產,都是為了跑贏通脹而破產。


過去,以房地產信托為代表的剛兌產品利率動輒高達10%,相比之下,牛短熊長、波瀾起伏的A股就成了“牛夫人”。


可那已經是Good old days?!澳衬成鲜泄举I理財暴雷,上億元打水漂”的新聞連上熱搜,耳畔又響起郭樹清主席2018年的諄諄教誨:“理財產品收益率超過6%就要打問號,超過8%就很危險,10%以上就要準備損失全部本金?!?/p>


投資的第一步,是樹立合理的收益預期。一旦好高騖遠,就容易動作變形,墮入陷阱。


第二步,多元化資產組合。目標并非實現收益率最大化,而是為了:


1、  提高風險收益比。如果多冒一份風險,能夠獲得兩份收益,就是一個成功的組合。


2、  對沖資產風險。比如配置股票、債券和CTA等低相關性的資產,這就相當于把雞蛋放在了不同的籃子,而籃子又放在不同的車子,防止在某一類資產上的犯錯成本過高。


螞蟻最近發布的一份理財報告顯示,95后中有不少基金“海王”,有人同時持有3115只基金,相當于整體基金數量的1/3。


如果不是申請吉尼斯紀錄,這樣的“配置”大可不必。有效的做法是在同一資產類別中,配置不同風格且風格穩定的資產,在不同資產類別中,配置風險暴露多樣、低相關性的資產。


第三步,長期投資心態。時間到底是權益投資的朋友還是敵人?取決于能否在合適的時機做出合乎邏輯的投資決策。


最好的策略是無人問津之時,選出一些偉大的公司,與之共同成長??萍紕撔买寗拥母哔|量發展時代,往往贏家通吃,領先一步,找到“明日之星”才是關鍵。


4

結語



2008年次貸危機發生之后,巴菲特回憶,美國大概200年歷史,卻可能經歷了15次金融危機。在19世紀經歷了6次衰退,當時稱其為衰退,現在我們把它叫做恐慌。


雖然衰退和恐慌會不時發生,但這不等于一個無底洞。每個世紀里都有一些不景氣的年頭,但好年份多過壞年份,這個國家就不會停止前進,在中國和美國都是這樣。


在投資這場長跑中,永遠不會缺少機會,最怕的是,在機會來臨時,已經失去了進場的門票。


#小彩蛋#


本期將選取留言點贊排名前三的讀者,贈送拉斯·特維德的《逃不開的經濟周期》一本!活動截止到2022年9月9日下午5點。


圖片

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

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鹩酗L險,投資需謹慎。

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在不同時期,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本文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