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公開報道,2022年中國人民銀行工作會議于2021年12月27日召開。除其他事項外,會議提出將推動特定非金融行業反洗錢工作。


同日,中國人民銀行和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共同發布了《市場主體受益所有人信息管理暫行辦法(草案公開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本《征求意見稿》的主旨有三點:


  • “市場主體”應通過“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向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登記其“受益所有人”信息;

  • 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將收到的“受益所有人”信息推送給中國人民銀行;

  • 中國人民銀行建立“受益所有人信息管理系統”,并向金融機構開放。


中國人民銀行于2021年6月1日公布的《反洗錢法(修訂草案公開征求意見稿)》中對上述三點已經提出要求,我們也進行了分析(飛躍群山——評《反洗錢法修訂草案》的制度性突破)。


雖然《征求意見稿》源于中國反洗錢反恐融資監管,但其市場影響可能更加深廣。


為何要識別 “受益所有人”


“受益所有人”(“ultimate beneficiary owner”,縮寫為“UBO”或“BO”)是反洗錢反恐融資領域的專有概念,它不同于公司法意義上的“實際控制人”,指的是“最終擁有或實際控制市場主體,或者享有市場主體最終收益的自然人?!币簿褪钦f,任何一個市場主體,無論是金融機構還是非金融機構,還是國家機關、企事業單位、合伙組織、個人公司商戶等,其“受益所有人”必須是、也只能是一個或數個中國籍或外國籍的自然人。


反洗錢反恐融資義務主體(主要包括金融機構、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特定非金融機構),在與客戶建立業務關系時,必須進行盡職調查以識別客戶的“受益所有人”。這是全世界反洗錢反恐融資風險管理的通用標準和實踐,中國人民銀行制定的反洗錢反恐融資監管規則也不例外。


制定《征求意見稿》的背景


2007年1月1日,中國《反洗錢法》生效并實施。5個多月后,在2007年6月28日的巴黎會議上,反洗錢反恐融資國際組織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FATF)接納中國為正式成員。此后15年來,中國以《FATF40+9項建議》為標準,陸續頒布了數量龐大的反洗錢反恐融資監管規則。


2018-2019年間,FATF組織了針對若干成員的第四輪反洗錢反恐融資風險管理互評估。在其出具的針對中國的互評估報告中,FATF指出中國沒有根據《FATF40項建議》的第24項建議(Transparency and Beneficial Ownership of Legal Persons,“法人的透明度及受益所有人”)建立“受益所有人”信息登記系統,并將該項的中國評估結果評為“non-compliant(不合規)”。


為改善FATF第四輪互評估結果,彌補 “受益所有人”信息登記系統尚付闕如的缺憾,中國人民銀行持續努力通過推動修改反洗錢法,計劃從法律層面上賦予“受益所有人”信息登記的強制力。2021年6月1日,中國人民銀行公布了《反洗錢法(修訂草案公開征求意見稿)》,其第17條的立法設計即為“公司、企業等市場主體應當通過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有關信息系統報送受益所有人信息”。


可以看出,本次《征求意見稿》是中國落實FATF第四輪互評估后續進展的重要舉措,也是中國人民銀行推動反洗錢反恐融資風險管理監管規則進一步完善的重要成果。


“受益所有人”的登記主體


根據本《征求意見稿》的規定,需要通過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向國家市場監督管理局登記其“受益所有人信息”的“市場主體”,是《市場主體登記管理條例》中所規定的“以營利為目的從事經營活動的自然人、法人及非法人組織”。根據這一規定,需要登記其“受益所有人信息”的“市場主體”,其范圍遠小于反洗錢反恐融資意義上的“客戶”,這實際上是嚴格限定了需要進行“受益所有人”信息登記的主體。


《市場主體登記管理條例》規定須在市場監督管理部門進行登記的“市場主體”,具體包括“公司”等7類。而本《征求意見稿》僅要求其中的3類“市場主體”登記“受益所有人”信息,豁免了其他4類“市場主體”的登記義務。


“市場主體”須登記及可豁免的類別對比

受益所有人信息登記新規征求意見稿簡評


顯然,《征求意見稿》豁免了各類“社會組織”(即“非公司企業法人及其分支機構”)的“受益所有人”信息登記義務——盡管如社會團體、基金會、民辦非企業單位、外國商會等“社會組織”的數量并不小。


同時,對于注冊資本不超過1000萬元且股東、合伙人全部為自然人的公司、合伙企業(如一人公司、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律所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征求意見稿》規定如果不存在股東、合伙人以外的自然人對其實際控制或從其獲取收益的情形,該“市場主體”可以在書面承諾后免于備案“受益所有人”信息。這是進一步縮小、限制須登記“受益所有人”信息的“市場主體”的范圍。


“受益所有人”的登記系統


根據《征求意見稿》之規定,“市場主體”在“設立登記時”和“受益所有人信息變更發生之日起30日內”兩個時間點上,都需要登記或變更其“受益所有人信息”。


中國人民銀行建立“受益所有人信息管理系統”,及時接收、保存、處理受益所有人信息?!笆袌鲋黧w”先通過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向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報告其“受益所有人”信息;隨即,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將 “受益所有人”信息推送給中國人民銀行。如果對登記信息的真實性或準確性有所質疑,國家市場監督管理局或中國人民銀行都有權要求“市場主體”提供材料以證明其信息登記的正確。


執法部門、行業主管部門、金融機構發現信息系統中的市場主體受益所有人信息存在錯誤、不一致或者不完整并向中國人民銀行反饋的,中國人民銀行可要求市場主體重新識別并更新受益所有人信息。


“受益所有人”的識別標準


本《征求意見稿》關于“受益所有人”的識別標準,與當前金融機構遵循的《關于加強反洗錢客戶身份識別有關工作的通知》(銀發[2017]235號文)和《關于進一步做好受益所有人身份識別工作有關問題的通知》(銀發[2018]164號文)中關于“受益所有人”的識別標準基本保持了一致,沒有額外增加新的要求。即,“市場主體”應根據其企業的具體組織形式,按照以下順序依次識別并登記其“受益所有人:


1. 以是否存在持有25%的權、股份或合伙權益的自然人,來判斷識別公司、合伙企業的“受益所有人;

2. 如果不存在(1)中的自然人,則以“通過人事、財務等其他方式對公司、合伙企業進行控制的自然人”為“受益所有人”;

3. 如果不存在(2)中的自然人,則以“負責日常經營管理的人員”為公司、合伙企業的“受益所有人”。


外國公司分支機構的受益所有人為按照上述方法識別出的自然人及該分支機構在華高級管理人員,且外國公司在母國享受的受益所有人申報豁免標準不適用于中國。


《征求意見稿》重申了銀發[2017]235號文中“受政府控制的企事業單位,可將其法定代表人或者實際控制人視同為受益所有人”的原則,更直接地規定了“國有獨資公司”和“國有控股公司”可以將法定代表人視為受益所有人,這與金融業的普遍實踐也相契合。


不過值得注意的,在實踐中,對某一個客戶 “受益所有人”的識別,如VIE協議控制企業,金融機構的認定很可能與該“市場主體”在企業信用信息系統中登記的“受益所有人”有所不同。


“受益所有人”的登記信息


《征求意見稿》結合了銀發[2017]235號文和《金融機構客戶身份識別和客戶身份資料及交易記錄保存管理辦法》的要求,要求“市場主體”登記的“受益所有人信息”非常詳盡,既包括自然人的9項基本身份信息(姓名、性別、國籍、出生日期、經常居住地或工作單位地址、聯系方式、身份證件或身份證明文件種類、號碼、有效期限),也包括受益所有權關系類型及形成日期、終止日期(如適用)、持有股權或合伙權益的比例,還可能包括自然人實際控制的方式、可獲得收益的比例等信息。


“受益所有人”信息的使用


中國人民銀行和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為其接收和保存的“受益所有人信息”嚴格保密。


中國人民銀行建立的“受益所有人信息管理系統”,向金融機構開放。金融機構可以通過中國人民銀行的接口系統查詢3類“市場主體”的“受益所有信息”。我們理解,金融機構查詢“市場主體”的“受益所有信息”,應該取得“市場主體”事前同意,操作類似于查詢“市場主體”的征信信息。


同時,根據《反洗錢法》第5條之規定,中國證監會和中國銀保監會可為反洗錢行政調查之目的、司法機關可為反洗錢刑事訴訟之目的,從中國人民銀行獲取“受益所有人信息”。


“受益所有人”登記的責任


相關“市場主體”應及時、完整、準備地登記其“受益所有人信息”,否則可能面臨《市場主體登記管理條例》第44所規定的行政處罰,即“提交虛假材料或者采取其他欺詐手段隱瞞重要事實取得市場主體登記的,由登記機關責令改正,沒收違法所得,并處5萬元以上20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處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的罰款,吊銷營業執照?!?/span>


“受益所有人”登記的過渡


從《征求意見稿》看來,中國人民銀行和國家市場監管管理總計擬定的過渡期為1年,自2022年3月1日起,至2023年3月1日止。即,在2022年3月1日之前登記注冊的3類存量“市場主體”應在2023年3月1日前完成“受益所有人信息”登記。


結語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統計,目前我國在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注冊登記的市場主體總數已超過了1.5億家,其中工體工商戶總數近1億,公司、合伙和外國公司分支機構總數近4000萬。這意味著,一旦“市場主體受益所有人信息”登記成為具有強制力的監管要求,其覆蓋范圍之廣、對反洗錢反恐融資影響之大,史無前例。由此也可見,以中國人民銀行對進一步推進反洗錢反恐融資風險管理的決心之大、信念之堅定。落實如此大規模的“受益所有人信息”登記,必然會給市場主體和反洗錢義務主體也帶來諸多法規理解和資源分配上的挑戰,相關各方應未雨綢繆,早做應對。

注: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

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

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在不同時期,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本文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