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產品的價格是市場容量的決定性的因素?!?/span>

 

“長周期來看,國內原研藥物的定價還是會遠遠低于美國的價格?!?/span>

 

“國家醫保局給me-too藥物的定價非常的低廉,以PD-1單抗為例,我們統計出來國內的平均定價大概只有美國的4%?!?/span>

 

“長期來看,醫保內的產品在國內銷售的天花板并不是很高。假如說這些企業想要突破國內醫保的天花板,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它的產品做成一個全球化的產品?!?/span>

 

“對于非醫保產品來說,我們認為它長期的一個方向應該是做成類消費品的產品?!?/span>

 

“傳統中成藥領域,我們看到它的挖掘的空間越來越有限,后續就要在更加創新的領域去尋找一些消費品化的機會?!?/span>

 

以上是朱雀基金醫藥組組長周鳴杰1218日在朱雀基金“贏在終局”2022年度策略會上發表的觀點。以下是我們整理的演講實錄。

 

國際化和消費品化是大方向

 

首先我想給大家介紹一下創新產品在國內的市場空間。市場容量的公式是量乘以價格。醫療產品的總需求是總人口乘以患病率。人口總數和發病率相對來說是比較穩定的,所以在醫療產品這塊量的彈性其實并不是很大,在整個需求量變化不大的前提下,價格就成為市場容量的決定性的因素。

 

我們來看一下全球各國對創新藥物的定價。我們選了4first-in-class的產品進行價格的比較,first-in-class就是全球創新藥物第一家的產品,創新藥的皇冠。這4個產品都是通過談判進入了國家醫保的。分析這4個產品在全球4個國家的定價的情況,我們發現以美國作為定價基準,中國的平均定價大概是美國的10%,日本和英國的定價分別是美國的26%31%。

 周1.png

數據來源:國家醫保局

 

我們得到一個結論,中國的原研藥物,first-in-class的藥物定價比美國低很多。為什么中國的原研藥物,first-in-class的藥物定價只有美國的10%呢?為什么它的定價這么低?

 

從常識上來判斷,一個藥物的定價跟國家的人均醫療支出有關系。所以我們做了一個統計,我們統計了這4個國家的人均衛生總費用,驗證了我們前面的猜測。以美國為基準,中國的人均總費用是美國的7%,而日本和英國分別是美國的35%30%,這個比例和我們前面統計的原研藥的定價比例比較接近。

 

各國2020年人均衛生總費用

周2.png

數據來源:世界衛生組織,國家統計局

 

從統計上我們得到一個結論,各個國家原研藥的定價跟它的人均衛生總費用高度相關。在這個結論基礎上,我們進一步推演,看一下長期國內的原研藥物大概會有怎樣的定價。

 

首先我們看一下2020年的情況。前面我們也做了測算,中國的人均衛生總費用是805美元,而美國2020年是11520美元,中國的人均費用大概是美國的7%。我們預測未來,實際上還是要對長期的兩個國家的人均衛生總費用做一個推演。

 

我們假設到2030年的時候,中國的 GDP大概是美國的1.5倍,按照人口不變來測算的話,人均GDP大概是美國的35%。

 

另外一塊就是衛生總費用占GDP的比重,美國在2020年已經達到了18%,這個比例也是全球最高的。那么我們預期到2030年,美國的比重不會再出現比較大幅的上升,會保持平穩。中國的人均衛生總費用除以GDP2020年只有7.12%,到2030年,我們已經能夠達到中等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大概在10%。這樣計算下來,我們測算出2030年中國的人均衛生總費用大概是美國的19.4%,也就是接近美國的20%。

 

根據前面我們的分析來推理,到2030年的時候,中國的原研藥物的定價單位接近美國的20%。這個結論代表長周期來看,國內原研藥物的定價還是會遠遠低于美國的價格。

 

長期來看中美原研藥物的定價邏輯


周3.png

 

看完了 first-in-class藥物的定價情況,我們再來看一下國內現在比較多的me-too藥物的定價狀況。

 

國內現在me-too藥物實際上面臨一個狀況,就是內卷非常嚴重,許多的靶點都有幾十家企業在開發me-too的創新藥物。實際上國家醫保局給這些me-too藥物的定價也是非常的低廉,以PD-1單抗為例,國內的平均定價大概只有美國的4%。

 

從中我們得到一個結論,國內me-too藥物的定價比first-in-class的定價更低。根據前面的分析,國內的醫療產品可以大致的分為兩類,一類就是在醫保內的產品,另外一類就是非醫保的產品。醫保內的產品如果在國內銷售,實際上受到了價格天花板的限制,長期來看,銷售天花板并不是很高。假如這些企業想要突破國內的醫保天花板,唯一的方法就是把它的產品做成全球化的產品。

 

對于非醫保產品來說,我們認為它長期的方向應該是做成類消費品的產品,才有更大的空間。

 周4.png

資料來源:朱雀基金整理

 

醫療企業國際化路徑該怎么走

 

國內制藥企業的國際化的路徑,我們覺得核心還是在于它的產品要有足夠的創新性, 比如first-in-class best-in-class的產品。

 

實現國際化的路徑包括三種,第一種是海外授權,第二種是自建海外的銷售團隊,第三種是直接收購海外的公司。從我們的統計來看,現在全球的制藥行業的投資,呈現出一種G2的格局。

 周5.png

越來越多的全球的創新來自于中小型的Start-up企業,它的主要資金來源還是VC/PE,通過觀察融資的情況,可以推斷出全球創新的活力。

 

我們統計2021年上半年的全球醫療產業的融資,中國大概占比是23%,美國占比是58%,合計達到了81%。從融資數量來看,中國占比34%,整個融資的格局呈現出一個明顯的G2的格局。但是研發創新不僅需要資金上的支持,同樣也需要時間上的不斷的積累。


 周6.png 


中國創新藥的全球融資占比是在2015年之后才提升到20%以上,從這個時間的積累來看,往往一個創新藥物的創新需要5~10年的時間積累。我們判斷從未來5~10年的維度來看,中國的研發創新成果會達到全球比重的20%以上。

 

另外,我們看到國內制藥企業的國際化實際上已經邁出了實質性的步伐。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國內企業開始把研發出來的創新藥的產品License-out給國外的大型的制造企業。去年最大的一筆交易合計里程碑金額達到了30億美元,這種30億美元級別的deal已經在全球處于Top deal的量級。

 

2020年國內企業License-out15的項目


周7.png

數據來源:朱雀基金整理

 

我們也觀察到一些國內企業開始在美國和歐洲自建銷售團隊,把自己研發的產品通過銷售隊伍在美國或者歐洲一些發達國家進行銷售。我們相信未來肯定會看到國內的企業通過直接并購的方式去加速國際化的步伐。

 

我們再來看一下醫療器械的國際化。醫療器械這個品類與制藥有很大的不同,在于它的創新更多的是迭代式的微創新,而不是像制藥一樣呈現出一種顛覆式創新。

 

疫情期間,中國在中低端耗材領域,比如口罩、手套,已經出現了大量的出口。一些中高端的醫療器械,比如監護儀、制氧機、檢驗試劑等一些領域,也開始實現出口,一些中國的企業正在做全球創新的產品。

 

舉個例子來說,肥厚性心肌病是心源性死亡的一個重要的原因,占比大概在40%。


 周8.png

數據來源:啟明醫療公司材料

 

西京醫院的劉麗文教授通過多年的臨床經驗獨創出一個Liwen術式,這個術式能夠克服傳統方式的缺點。這個教授通過跟企業合作的方式,將這個全球創新的治療方式在美國FDA、歐盟和國內同步開展臨床試驗。國內實際上有一個很大的優勢,就在于病人的數量眾多,外科醫生由于接觸的病人比較多,經驗比較豐富。

 

如果我們能夠把轉化醫學銜接臨床和產業的關鍵做好,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在醫療器械領域的全球創新的成果呈現出來。

 

醫療產品如何實現消費品化


最后是醫療產品的消費品化的優勢。

 

大家比較熟悉的一些中成藥,消費品化最成功的企業有兩家,一方面這兩家企業的產品都是國家絕密的品種,其他人無法仿制。另一方面,他們的品牌在國內消費者中有很高的知名度,節約了大量的廣告宣傳費用。

 

在傳統中成藥領域,挖掘的空間越來越有限,后續要在更加創新的領域去尋找一些消費品化的機會。

 

創新藥的消費品化也有成功案例,比如0.01%的阿托品滴眼液,是一個非常有效的延緩兒童近視的產品。

 周9.png

數據來源:歐康維視招股說明書

 

中國6~18歲的兒童青少年的人口有2億,近視的比例也超過了50%,它的市場空間是非常大的。家長對兒童用的產品的安全性要求非常高,全球范圍內的0.01%的阿托品產品還沒有獲批上市,首家獲批的上市產品將會有巨大的消費品化的優勢。

 

醫療器械消費品化的典型案例是 CGMS(連續血糖監測系統),它可以通過皮下植入,連續監測糖尿病患者或者正常人的血糖變化水平。

 

與普通的消費產品比,它的優勢在于擁有非常高的技術壁壘,全球范圍內能夠實現CGMS產業化的企業實際上寥寥無幾。

 

另外,血糖監測的準確程度與患糖尿病患者的疾病控制息息相關,與普通消費品相比,患者不會去輕易切換品牌。相對普通消費品來說,我們覺得CGMS這樣的醫療器械產品的壁壘更加深厚,消費者粘性更強。

 

 

注:本文件非基金宣傳推介材料,僅作為本公司旗下基金的客戶服務事項之一。

本文件所提供之任何信息僅供閱讀者參考,既不構成未來本公司管理之基金進行投資決策之必然依據,亦不構成對閱讀者或投資者的任何實質性投資建議或承諾。本公司并不保證本文件所載文字及數據的準確性及完整性,也不對因此導致的任何第三方投資后果承擔法律責任。

本文所載的意見僅為本文出具日的觀點和判斷,在不同時期,朱雀基金可能會發出與本文所載不一致的意見。本文未經朱雀基金書面許可,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形式轉發、翻版、復制、刊登、發表或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