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洗錢頭圖.jpg

來源: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印發最高人民檢察院

第三十二批指導性案例的通知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檢察院,解放軍軍事檢察院,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人民檢察院:


經2021年12月7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三屆檢察委員會第八十一次會議決定,現將白靜貪污違法所得沒收案等四件案例(檢例第127—130號)作為第三十二批指導性案例(職務犯罪適用違法所得沒收程序主題)發布,供參照適用。


最高人民檢察院

2021年12月9日


白靜貪污違法所得沒收案

(檢例第127號)


【關鍵詞】


違法所得沒收  證明標準  鑒定人出庭  舉證重點


【要旨】


檢察機關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申請,應有證據證明申請沒收的財產直接或者間接來源于犯罪所得,或者能夠排除財產合法來源的可能性。人民檢察院出席申請沒收違法所得案件庭審,應當重點對于申請沒收的財產屬于違法所得進行舉證。對于專業性較強的案件,可以申請鑒定人出庭。


【基本案情】


犯罪嫌疑人白靜,男,A國有銀行金融市場部投資中心本幣投資處原處長。


利害關系人邢某某,白靜親屬。


訴訟代理人牛某,邢某某兒子。


2008至2010年間,白靜伙同樊某某(曾任某國有控股的B證券公司投資銀行事業部固定收益證券總部總經理助理、固定收益證券總部銷售交易部總經理等職務,另案處理)等人先后成立了甲公司及乙公司,并在C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為上述兩公司開設了資金一般賬戶和進行銀行間債券交易的丙類賬戶。白靜、樊某某利用各自在A銀行、B證券公司負責債券買賣業務的職務便利,在A銀行購入或賣出債券,或者利用B證券公司的資質、信用委托其他銀行代為購入、經營銀行債券過程中,增加交易環節,將白靜實際控制的甲公司和乙公司引入交易流程,使上述兩公司與A銀行、B證券公司進行關聯交易,套取A銀行、B證券公司的應得利益。通過上述方式對73支債券交易進行操縱,甲公司和乙公司在未投入任何資金的情況下,套取國有資金共計人民幣2.06億余元。其中,400余萬元由樊某某占有使用,其他大部分資金由白靜占有使用,白靜使用1.45億余元以全額付款方式購買9套房產,登記在自己妻子及其他親屬名下。該9套房產被辦案機關依法查封。


【訴訟過程】


2013年9月9日,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以涉嫌職務侵占罪對白靜立案偵查,查明白靜已于2013年7月31日逃匿境外。2013年12月7日,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檢察院對白靜批準逮捕,同年12月17日國際刑警組織對白靜發布紅色通報。2019年2月2日,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將白靜涉嫌貪污罪線索移送內蒙古自治區監察委員會,同年2月28日,內蒙古自治區監察委員會對白靜立案調查。同年5月20日,內蒙古自治區監察委員會向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檢察院移送沒收違法所得意見書。同年5月24日,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檢察院將案件交由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辦理。同年6月6日,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向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申請。利害關系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在法院公告期間申請參加訴訟,對檢察機關沒收違法所得申請沒有提出異議。2020年11月13日,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違法所得沒收裁定,依法沒收白靜使用貪污違法所得購買的9套房產。


【檢察履職情況】


(一)提前介入完善主體身份證據,依法妥善處理共同犯罪案件。內蒙古自治區檢察機關提前介入白靜案時,審查發現證明白靜構成貪污罪主體身份的證據不足,而共同犯罪人樊某某已經被呼和浩特市賽罕區人民檢察院以職務侵占罪提起公訴。檢察機關依法將白靜案和樊某某案一并審查,建議內蒙古自治區監察委員會針對二人主體身份進一步補充調取證據。監察機關根據檢察機關列出的補充完善證據清單,補充調取了A銀行黨委會議紀要、B證券公司黨政聯席會議紀要、任命文件等證據,證明白靜與樊某某均系國家工作人員,二人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國有資產的共同犯罪行為應當定性為貪污罪。檢察機關在與監察機關、公安機關、人民法院就案件新證據和適用程序等問題充分溝通后,依法適用違法所得沒收程序申請沒收白靜貪污犯罪所得,依法對樊某某案變更起訴指控罪名。


(二)嚴格審查監察機關沒收違法所得意見,準確界定申請沒收的財產范圍。監察機關調查期間依法查封、扣押、凍結了白靜親屬名下11套房產及部分資金,沒收違法所得意見書認定上述財產均來源于白靜貪污犯罪所得,建議檢察機關依法申請沒收。檢察機關審查認為,監察機關查封的9套房產系以全額付款方式購買,均登記在白靜親屬名下,但登記購買人均未出資且對該9套房產不知情;9套房產的購買資金均來源于白靜實際控制的甲公司和乙公司銀行賬戶;白靜伙同樊某某利用職務便利套取A銀行和B證券公司資金后轉入甲公司和乙公司銀行賬戶。根據現有證據,可以認定該9套房產來源于白靜貪污犯罪所得。


其余2套房產,現有證據證明其中1套系白靜妻兄向白靜借錢購買,且事后已將購房款項歸還,檢察機關認為無法認定該套房產屬于白靜貪污犯罪所得,不應列入申請沒收的財產范圍;另1套房產由樊某某購買并登記在樊名下,現有證據能夠證明購房資金來源于二人貪污犯罪所得,但在樊某某案中處理更為妥當。監察機關凍結、扣押的資金,檢察機關審查認為來源不清,且白靜夫婦案發前一直在金融單位工作,收入較高,同時使用家庭收入進行了股票等金融類投資,現有證據尚達不到認定高度可能屬于白靜貪污違法所得的證明標準,不宜列入申請沒收范圍。監察機關認可上述意見。


(三)申請鑒定人出庭作證,增強庭審舉證效果。本案證據繁雜、專業性強,白靜貪污犯罪手段隱秘、過程復雜,在看似正常的銀行間債券買賣過程中將其所控制公司引入交易流程,通過增加交易環節、控制交易價格,以低買高賣的方式套取A銀行、B證券公司應得利益。犯罪行為涉及銀行間債券買賣的交易流程、交易策略、交易要素等專業知識,不為普通大眾所熟知。2020年10月14日,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白靜貪污違法所得沒收案時,檢察機關申請鑒定人出庭,就會計鑒定意見內容進行解釋說明,對白靜操縱債券交易過程和違法資金流向等進行全面分析,有力證明了白靜貪污犯罪事實及貪污所得流向,增強了庭審舉證效果。


(四)突出庭審舉證重點,著重證明申請沒收的財產屬于違法所得。庭審中,檢察機關針對白靜有貪污犯罪事實出示相關證據。通過出示任職文件、會議紀要等證據,證明白靜符合貪污罪主體要件;運用多媒體分類示證方式,分步驟展示白靜對債券交易的操縱過程,證明其利用職務便利實施了貪污犯罪。對申請沒收的9套房產屬于白靜貪污違法所得進行重點舉證。出示購房合同、房產登記信息等書證及登記購買人證言,證明申請沒收的9套房產系以全額付款方式購買,但登記購買人對房產不知情且未出資;出示委托付款書、付款憑證等書證,證明申請沒收的9套房產的購買資金全部來源于白靜控制的甲公司和乙公司銀行賬戶;出示銀行開戶資料、銀行流水等書證,相關證人證言,另案被告人樊某某供述及鑒定意見,并申請鑒定人出庭對鑒定意見進行說明,證明甲公司和乙公司銀行賬戶的資金高度可能屬于白靜套取的A銀行和B證券公司的國有資金,且部分用于購買房產等消費;出示查封、扣押通知書、接收協助執行法律文書登記表等書證,證明申請沒收的9套房產已全部被監察機關依法查封。利害關系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對檢察機關出示的證據未提出異議。人民法院采信上述證據,依法裁定沒收白靜使用貪污違法所得購買的9套房產。


【指導意義】


(一)準確把握認定違法所得的證明標準,依法提出沒收申請。檢察機關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申請,應當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除因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無法收集的證據外,其他能夠證明犯罪事實的證據都應當收集在案。在案證據應能夠證明申請沒收的財產具有高度可能系直接或者間接來源于違法所得或者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非法持有的違禁品、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對于在案證據無法證明部分財產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的,則不應列入申請沒收的財產范圍。


(二)證明申請沒收的財產屬于違法所得,是檢察機關庭審舉證的重點。人民法院開庭審理申請沒收違法所得案件,人民檢察院應當派員出席法庭承擔舉證責任。針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實施了法律規定的重大犯罪出示相關證據后,應當著重針對申請沒收的財產屬于違法所得進行舉證。對于涉及金融證券類等重大復雜、專業性強的案件,檢察機關可以申請人民法院通知鑒定人出庭作證,以增強證明效果。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四十八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一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八條、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三百條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十二章第四節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至第三條,第五條至第十條,第十三條至第十七條


彭旭峰受賄,賈斯語受賄、洗錢

違法所得沒收案

(檢例第128號)


【關鍵詞】


違法所得沒收  主犯  洗錢罪  境外財產 國際刑事司法協助


【要旨】


對于跨境轉移貪污賄賂所得的洗錢犯罪案件,檢察機關應當依法適用特別程序追繳貪污賄賂違法所得。對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轉移至境外的財產,如果有證據證明具有高度可能屬于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的,可以依法申請予以沒收。對于共同犯罪的主犯逃匿境外,其他共同犯罪人已經在境內依照普通刑事訴訟程序處理的案件,應當充分考慮主犯應對全案事實負責以及國際刑事司法協助等因素,依法審慎適用特別程序追繳違法所得。


【基本案情】


犯罪嫌疑人彭旭峰,男,某市基礎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曾任某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副主任、軌道交通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


犯罪嫌疑人賈斯語,女,自由職業,彭旭峰妻子。


利害關系人賈某,賈斯語親屬。


利害關系人蔡某,賈斯語親屬。


利害關系人邱某某,北京某國際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實際經營者。


另案被告人彭某一,彭旭峰弟弟,已被判刑。


(一)涉嫌受賄犯罪事實


2010至2017年,彭旭峰利用擔任某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副主任、軌道交通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為有關單位或個人在承攬工程、承租土地及設備采購等事項上謀取利益,單獨或者伙同賈斯語及彭某一等人非法收受上述單位或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3億余元和美元12萬元。其中,彭旭峰伙同賈斯語非法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31萬余元、美元2萬元。


2015至2017年,彭旭峰安排彭某一使用兩人共同受賄所得人民幣2085萬余元,在長沙市購買7套房產。案發后,彭某一出售該7套房產,并向辦案機關退繳房款人民幣2574萬余元。


2015年9月至2016年11月,彭旭峰安排彭某一將兩人共同受賄所得人民幣4500萬元借給邱某某;2016年11月,彭旭峰和彭某一收受他人所送對邱某某人民幣3000萬元的債權,并收取了315萬元利息。上述7500萬元債權,邱某某以北京某國際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在某商業有限公司的40%股權設定抵押擔保。案發后,辦案機關凍結了上述股份,并將上述315萬元利息予以扣押。


2010至2015年,彭旭峰、賈斯語將收受有關單位或個人所送黃金制品,分別存放于彭旭峰家中和賈某、蔡某家中。辦案機關提取并扣押上述黃金制品。


(二)涉嫌洗錢犯罪事實


2012年至2017年,賈斯語將彭旭峰受賄犯罪所得人民幣4299萬余元通過地下錢莊或者借用他人賬戶轉移至境外。


2014年至2017年,彭旭峰、賈斯語先后安排彭某一等人將彭旭峰受賄款兌換成外幣后,轉至賈斯語在其他國家開設的銀行賬戶,先后用于在4個國家購買房產、國債及辦理移民事宜等。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司法協助請求,相關國家對涉案房產、國債、資金等依法予以監管和控制。


【訴訟過程】


2017年4月1日,湖南省岳陽市人民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對彭旭峰立案偵查,查明彭旭峰已于同年3月24日逃匿境外。同年4月25日,湖南省人民檢察院對彭旭峰決定逮捕,同年5月10日,國際刑警組織對彭旭峰發布紅色通報。


2017年4月21日,岳陽市人民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洗錢罪對賈斯語立案偵查,查明賈斯語已于同年3月10日逃匿境外。同年4月25日,湖南省人民檢察院對賈斯語決定逮捕,同年5月10日,國際刑警組織對賈斯語發布紅色通報。


2018年9月5日,岳陽市人民檢察院將本案移交岳陽市監察委員會辦理。岳陽市監察委員會對彭旭峰、賈斯語涉嫌職務犯罪案件立案調查,并向岳陽市人民檢察院移送沒收違法所得意見書。2019年6月22日,岳陽市人民檢察院向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申請。利害關系人賈某、蔡某、邱某某在法院公告期間申請參加訴訟。其中賈某、蔡某對在案扣押的38萬元提出異議,認為在案證據不能證明該38萬元屬于違法所得,同時提出彭旭峰、賈斯語未成年兒子在國內由其夫婦撫養,請求法庭從沒收財產中為其預留生活、教育費用;邱某某對檢察機關沒收違法所得申請無異議,建議司法機關在執行時將凍結的某商業有限公司40%股份變賣后,扣除7500萬元違法所得,剩余部分返還給其公司。2020年1月3日,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違法所得沒收裁定,依法沒收彭旭峰實施受賄犯罪、賈斯語實施受賄、洗錢犯罪境內違法所得共計人民幣1億余元、黃金制品以及境外違法所得共計5處房產、250萬歐元國債及孳息、50余萬美元及孳息。同時對賈某、蔡某提出異議的38萬元解除扣押,予以返還;對邱某某所提意見予以支持,在執行程序中依法處置。


【檢察履職情況】


(一)提前介入完善證據體系。本案涉嫌受賄、洗錢犯罪數額特別巨大,涉案境外財產分布在4個國家,涉及大量通過刑事司法協助獲取的境外證據。檢察機關發揮提前介入作用,對監察機關提供的案卷材料進行全面審查,詳盡梳理案件涉及的上下游犯罪、關聯犯罪關系以及電子證據、境外證據、再生證據等,以受賄罪為主線,列明監察機關應予補充調查的問題,并對每一項補證內容進行分解細化,分析論證補證目的和方向。經過監察機關補充調查,進一步完善了有關受賄犯罪所得去向和涉嫌洗錢犯罪的證據。


(二)證明境外財產屬于違法所得。在案證據顯示彭旭峰、賈斯語將受賄所得轉移至4個國家,用于購買房產、國債等。其中對在某國購買的房產,欠缺該國資金流向和購買過程的證據。檢察機關認為,在案證據證明,賈斯語通過其外國銀行賬戶向境外某公司轉賬59.2萬美元,委托該境外公司購買上述某國房產,該公司將其中49.4萬美元匯往某國,購房合同價款為43.5萬美元。同一時期內彭旭峰多次安排他人,將共計人民幣390余萬元(折合60余萬美元)受賄所得匯至賈斯語外國銀行賬戶,匯款數額大于購房款。因此,可以認定彭旭峰、賈斯語在該國的房產高度可能來源于彭旭峰受賄所得,應當認定該房產為違法所得予以申請沒收。檢察機關對彭旭峰、賈斯語在上述4個國家的境外財產均提出沒收申請,利害關系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均未提出異議,法院裁定均予以支持。


(三)依法審慎適用特別程序追繳違法所得。本案彭旭峰涉嫌受賄犯罪事實,大部分系伙同彭某一共同實施,彭某一并未逃匿,其受賄案在國內依照普通刑事訴訟程序辦理,二人共同受賄犯罪涉及的部分境內財產已在彭某一案中予以查封、扣押或凍結。檢察機關審查認為,本案系利用彭旭峰的職權實施,彭旭峰系本案主犯,對受賄行為起到了決定作用,宜將彭某一案中與彭旭峰有關聯的境內財產,如兄弟二人在長沙市購買的房產、共同借款給他人的資金等,均納入違法所得沒收程序申請沒收。利害關系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和彭某一對此均未提出異議。人民法院作出的違法所得沒收裁定生效后,通過國際刑事司法協助申請境外執行,目前已得到部分國家承認。


【指導意義】


(一)依法加大對跨境轉移貪污賄賂所得的洗錢犯罪打擊力度。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境外的貪污賄賂犯罪案件,一般均已先期將巨額資產轉移至境外,我國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條明確規定此類跨境轉移資產行為屬于洗錢犯罪?!蹲罡呷嗣穹ㄔ?、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明確規定對于洗錢犯罪案件,可以適用特別程序追繳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檢察機關在辦理貪污賄賂犯罪案件中,應當加大對涉嫌洗錢犯罪線索的審查力度,對于符合法定條件的,應積極適用違法所得沒收程序追繳違法所得。


(二)準確認定需要沒收違法所得的境外財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明確規定對于適用違法所得沒收程序案件,適用“具有高度可能”的證明標準。經審查,有證據證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將違法所得轉移至境外,在境外購置財產的支出小于所轉移的違法所得,且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沒有足以支付其在境外購置財產的其他收入來源的,可以認定其在境外購置的財產具有高度可能屬于需要申請沒收的違法所得。


(三)對于主犯逃匿境外的共同犯罪案件,依法審慎適用特別程序追繳違法所得。共同犯罪中,主犯對全部案件事實負責,犯罪后部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境外,部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境內被司法機關依法查辦的,如果境內境外均有涉案財產,且逃匿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共同犯罪的主犯,依法適用特別程序追繳共同犯罪違法所得,有利于全面把握涉案事實,取得較好辦案效果。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四十八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八條、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三百條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十二章第四節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至第三條,第五條至第十條,第十三條至第十七條


黃艷蘭貪污違法所得沒收案

(檢例第129號)


【關鍵詞】


違法所得沒收  利害關系人異議  善意第三方


【要旨】


檢察機關在適用違法所得沒收程序中,應當承擔證明有犯罪事實以及申請沒收的財產屬于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的舉證責任。利害關系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參加訴訟并主張權利,但不能提供合法證據或者其主張明顯與事實不符的,應當依法予以辯駁。善意第三方對申請沒收財產享有合法權利的,應當依法予以保護。


【基本案情】


犯罪嫌疑人黃艷蘭,女,原某市物資總公司(簡稱物資總公司)總經理、法定代表人。


利害關系人施某某,黃艷蘭朋友。


利害關系人鄧某某,黃艷蘭親屬。


利害關系人A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簡稱A銀行上海分行)。


利害關系人B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南支行(簡稱B銀行市南支行)。


利害關系人C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虹橋開發區支行(簡稱C銀行虹橋支行)。


1993年5月至1998年8月,物資總公司用自有資金、銀行貸款及融資借款經營期貨等業務,由黃艷蘭等人具體操作執行。其間,黃艷蘭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先后控制和使用包括D商貿有限公司(簡稱D公司)等多個銀行賬戶和證券賬戶進行期貨交易,累計盈利人民幣1.8億余元,其中1.1億余元未納入物資總公司管理,由黃艷蘭實際控制。


1997年7月至1999年4月,黃艷蘭直接或指使他人先后從D公司等六個賬戶轉出人民幣3000.35萬元,以全額付款方式在上海購買2套房產,又向A銀行上海分行、B銀行市南支行、C銀行虹橋支行按揭貸款在上海購買50套房產,分別登記在李某某(黃艷蘭親屬)、施某某等人名下。在公司改制過程中,黃艷蘭隱匿并占有上述房產。


2000年12月,涉案20套房產因涉及民事糾紛被法院查封。為逃避債務,黃艷蘭指使其親屬李某某將另外32套房產的合同權益虛假轉讓給施某某和高某某(施某某朋友),后又安排鄧某某與施某某、高某某簽訂委托合同,繼續由鄧某某全權管理該房產。之后,黃艷蘭指使鄧某某出售15套,用部分售房款和剩余的17套房產(登記在施某某、高某某名下)出租所得款項又購買6套房產,其中4套登記在施某某名下,2套登記在蔣某(鄧某某親屬)名下,另將部分售房款和出租款存入以施某某等人名義開設的銀行賬戶。經查,上述23套房產均以按揭貸款方式購買。2002年12月至2003年5月,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人民檢察院依法查封了涉案23套房產,依法凍結施某某等人銀行賬戶內存款人民幣90余萬元、美元2.7萬余元。


【訴訟過程】


2002年8月14日,桂林市人民檢察院以涉嫌貪污罪對黃艷蘭立案偵查,查明黃艷蘭已于2001年12月8日逃匿境外。2002年8月16日,桂林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對黃艷蘭刑事拘留,同年12月30日決定逮捕。2005年5月23日,國際刑警組織對黃艷蘭發布紅色通報。2016年12月23日,桂林市人民檢察院向桂林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申請。利害關系人施某某、鄧某某、A銀行上海分行、B銀行市南支行、C銀行虹橋支行申請參加訴訟,對涉案財產主張權利。2018年11月15日,桂林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裁定,依法沒收黃艷蘭實施貪污犯罪所得23套房產、銀行賬戶內存款人民幣90余萬元、美元2.7萬余元及利息,依法向A銀行上海分行、B銀行市南支行、C銀行虹橋支行支付貸款欠款本金、利息及實現債權的費用。利害關系人施某某、鄧某某不服提出上訴。2019年6月29日,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駁回上訴,維持一審裁定。


【檢察履職情況】


(一)詳細梳理貪污資金流向,依法認定涉案財產屬于貪污違法所得。檢察機關經審查在案資金流向相關證據,結合對黃艷蘭實施貪污犯罪行為的分析,證實黃艷蘭貪污公款后購買52套房產,其中2套以全額付款方式購買,50套以抵押貸款方式購買。司法機關已在相關民事訴訟中依法強制執行20套,黃艷蘭指使鄧某某出售15套,后用售房款和出租剩余17套房產所得款項又購買6套房產,另將部分售房款和出租房屋所得款項存入施某某等人名下銀行賬戶。因此,在案23套房產以及存入施某某等人名下銀行賬戶中的款項,均系黃艷蘭貪污犯罪所得,依法應予以沒收。


(二)針對性開展舉證、質證、答辯,依法駁斥利害關系人不當異議。在開庭審理過程中,利害關系人鄧某某及其訴訟代理人提出,以李某某名義開設的E期貨賬戶曾轉出3077萬元至黃艷蘭控制的D公司賬戶,購房資金來源于李某某從事期貨交易的收益,并向法庭提交了開戶資料等證據。出庭檢察員對此從證據的合法性、真實性和關聯性等方面,發表質證意見,提出鄧某某及其訴訟代理人提交的開戶資料等證據均為復印件,均未加蓋出具單位公章,并有明顯涂改痕跡,不具備證據的真實性。同時,根據證監會對涉案部分期貨合約交易中有關單位和個人違規行為的處罰決定、期貨公司出具的說明等書證、司法會計鑒定意見、檢驗鑒定意見以及相關證人證言,足以證實E期貨賬戶系由黃艷蘭指揮物資總公司工作人員開設和操作,賬戶內的保證金和資金高度可能屬于物資總公司的公款。鄧某某及其訴訟代理人所提意見與本案證據證明的事實不符,建議法庭不予采納。另一利害關系人施某某及其訴訟代理人提出,施某某、高某某名下房產系施某某合法財產。對此,出庭檢察員答辯指出,上述房產是相關民事糾紛過程中,黃艷蘭為逃避債務,與李某某、黃某一(黃艷蘭親屬)串通,將涉案房產登記到二人名下。且在變更登記后,施某某即將涉案房產委托給鄧某某全權管理,涉案房產仍由鄧某某實際控制,售房款、出租款等也均由鄧某某控制和使用。施某某無法提交購房資金來源的證據,以證明其實際支付了購房款。因此,施某某及其訴訟代理人所提意見,與本案證據證明的事實不符,不應支持。法院對檢察機關上述意見均予采納。


(三)依法認定其他利害關系人身份,切實保護善意第三方合法權益。涉案23套房產均系黃艷蘭利用貪污所得資金支付首付款后,向A銀行上海分行、B銀行市南支行、C銀行虹橋支行以按揭貸款方式購買,三家銀行對按揭貸款房產依法進行抵押,約定了擔保債權的范圍。訴訟期間,三家銀行及其訴訟代理人提出,涉案房產的借款合同均合法有效,并享有抵押權,依法應當優先受償。檢察機關經審查認為,三家銀行既未與黃艷蘭串通,亦不明知黃艷蘭購房首付款系貪污贓款,依法應當認定為善意第三方,其合法權益應當予以保護。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七條第一款、第二款規定,檢察機關依法認定上述三家銀行系本案的“其他利害關系人”,對三家銀行主張的優先受償權,依法予以支持。


【指導意義】

    

(一)利害關系人對申請沒收財產提出異議或主張權利的,檢察人員出庭時應當作為質證重點。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五條的規定,利害關系人在訴訟中對檢察機關申請沒收的財產屬于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等相關事實及證據有異議的,可以提出意見;對申請沒收財產主張權利的,應當出示相關證據。對于其提供的證據不合法,或其異議明顯與客觀事實不符的,出庭檢察人員應當圍繞財產狀態、財產來源、與違法犯罪的關系等內容,有針對性地予以駁斥,建議人民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二)善意第三方對申請沒收財產享有合法權益的,應當依法保護。對申請沒收財產因抵押而享有優先受償權的債權人,或者享有其他合法權利的利害關系人,如果在案證據能夠證明其在抵押權設定時對該財產系違法所得不知情,或者有理由相信該財產為合法財產,依法應當認定為善意第三方,對其享有的擔保物權或其他合法權利,依法應當予以保護。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一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第二百零五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第三十三條、第四十六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八條、第二百九十九條、第三百條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十二章第四節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至第三條,第五條至第十條,第十三條至十七條


任潤厚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

違法所得沒收案

(檢例第130號)


【關鍵詞】


違法所得沒收  巨額財產來源不明 財產混同  孳息


【要旨】


涉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的人在立案前死亡,依照刑法規定應當追繳其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的,可以依法適用違法所得沒收程序。對涉案的巨額財產,可以由其近親屬或其他利害關系人說明來源。沒有近親屬或其他利害關系人主張權利或者說明來源,或者近親屬或其他利害關系人主張權利所提供的證據達不到相應證明標準,或說明的來源經查證不屬實的,依法認定為違法所得予以申請沒收。違法所得與合法財產混同并產生孳息的,可以按照違法所得占比計算孳息予以申請沒收。


【基本案情】


犯罪嫌疑人任潤厚,男,某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長,曾任A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簡稱A集團)董事長、總經理,B環保能源開發股份有限公司(簡稱B環能公司)董事長。


利害關系人任某一,任潤厚親屬。


利害關系人任某二,任潤厚親屬。


利害關系人袁某,任潤厚親屬。


(一)涉嫌受賄犯罪事實


2001至2013年,犯罪嫌疑人任潤厚利用擔任A集團董事長、總經理,B環能公司董事長,某省人民政府副省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為相關請托人在職務晉升、調整等事項上提供幫助,向下屬單位有關人員索要人民幣共計70萬元用于賄選;要求具有行政管理關系的被管理單位為其支付旅游、療養費用,共計人民幣123萬余元;收受他人所送人民幣共計30萬元,被辦案機關依法扣押、凍結。


(二)涉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事實


2000年9月至2014年8月,犯罪嫌疑人任潤厚及其親屬名下的財產和支出共計人民幣3100余萬元,港幣43萬余元,美元104萬余元,歐元21萬余元,加元1萬元,英鎊100鎊;珠寶、玉石、黃金制品、字畫、手表等物品155件。


任潤厚的合法收入以及其親屬能夠說明來源的財產為人民幣1835萬余元,港幣800元,美元1489元,歐元875元,英鎊132鎊;物品20件。任潤厚親屬對扣押、凍結在案的人民幣1265萬余元,港幣42萬余元,美元104萬余元,歐元21萬余元,加元1萬元及物品135件不能說明來源。


【訴訟過程】


2014年9月20日,任潤厚因嚴重違紀被免職,同年9月30日因病死亡。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定管轄,江蘇省人民檢察院于2016年7月11日啟動違法所得沒收程序。同年10月19日,江蘇省人民檢察院將案件交由揚州市人民檢察院辦理。同年12月2日,揚州市人民檢察院向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申請。


利害關系人任某一、任某二、袁某申請參加訴訟。2017年6月21日,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同年7月25日,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違法所得沒收裁定,依法沒收任潤厚受賄犯罪所得人民幣30萬元及孳息;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所得人民幣1265萬余元、港元42萬余元、美元104萬余元、歐元21萬余元、加元1萬元及孳息,以及珠寶、玉石、黃金制品、字畫、手表等物品135件。


【檢察履職情況】


(一)準確把握立法精神,依法對立案前死亡的涉嫌貪污賄賂犯罪行為人適用違法所得沒收程序。任潤厚在紀檢監察機關對其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線索調查期間因病死亡。檢察機關認為,與普通刑事訴訟程序旨在解決涉嫌犯罪人的定罪與量刑問題不同,違法所得沒收作為特別程序主要解決涉嫌犯罪人的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的追繳問題,不涉及對其刑事責任的追究。因此,涉嫌貪污賄賂犯罪行為人在立案前死亡的,雖然依法不再追究其刑事責任,但也應當通過違法所得沒收程序追繳其違法所得。本案中,任潤厚涉嫌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等重大犯罪,雖然未被刑事立案即死亡,但其犯罪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依法仍應予以追繳,應當通過違法所得沒收程序進行處理。


(二)認真核查財產來源證據,依法認定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的涉嫌犯罪事實及違法所得數額。辦案中,檢察機關對任潤厚本人及其轉移至親屬名下的財產情況、任潤厚家庭支出及合法收入情況,進行了重點審查,通過對涉案270余個銀行賬戶存款、現金、155件物品的查封、扣押、凍結,對160余名證人復核取證等工作,查明了任潤厚家庭財產的支出和收入情況。根據核查情況,將任潤厚家庭的購房費用、購車費用、女兒留學費用、結婚贈與及債權共929萬元納入重大支出范圍,計入財產總額。鑒于任潤厚已經死亡,且死亡前未對本人及轉移至親屬名下的財產和支出來源作出說明,檢察機關依法向任潤厚的親屬調查詢問,由任潤厚親屬說明財產和支出來源,并根據其說明情況向相關單位、人員核實,調取相關證據。對于相關證據證實及任潤厚親屬能夠說明合法來源的工資獎金、房租收入、賣房所得、投資盈利等共計1806萬余元,以及手表、玉石、黃金制品等物品,依法在涉案財產總額中予以扣減。將犯罪嫌疑人及其親屬名下財產和家庭重大支出數額,減去家庭合法收入及其近親屬等利害關系人能說明合法來源的收入,作為任潤厚涉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的違法所得,據此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申請。利害關系人任某一和袁某對檢察機關沒收申請沒有提出異議。任某二對于檢察機關將任潤厚夫婦贈與的50萬元購車款作為重大支出計入財產總額,提出異議,并提供購車發票證明其購買汽車裸車價格為30萬元,提出余款20萬元不能作為重大支出,應從沒收金額中扣減。檢察機關根據在案證據認為不應扣減,并在出庭時指出:該50萬元系由任潤厚夫婦贈與任某二,支出去向明確,且任潤厚家庭財產與任某二家庭財產并無混同;購車費用除裸車價格外,還包括車輛購置稅、保險費等其他費用;任某二沒有提供證據,證明購車款結余部分返還給任潤厚夫婦。因此,其主張在沒收金額中扣減20萬元的依據不足,不應支持。該意見被法院裁定采納。


(三)依法審查合法財產與違法所得混同的財產,按違法所得所占比例認定和申請沒收違法所得孳息。經審查認定,依法應當申請沒收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所得為人民幣1265萬余元、部分外幣以及其他物品。凍結在案的任潤厚及其親屬名下財產為人民幣1800余萬存款、部分外幣以及其他物品。其中本金1800余萬元存款產生了169萬余元孳息。關于如何確定應當沒收的孳息,檢察機關認為,可以按該筆存款總額中違法所得所占比例(約1265/1800=70.2%),計算出違法所得相應的孳息,依法予以申請沒收,剩余部分為合法財產及孳息,返還給其近親屬。法院經審理予以采納。


【指導意義】


(一)涉嫌貪污賄賂等重大犯罪的人立案前死亡的,依法可以適用違法所得沒收程序。違法所得沒收程序的目的在于解決違法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的追繳問題,不是追究被申請人的刑事責任。涉嫌實施貪污賄賂等重大犯罪行為的人,依照刑法規定應當追繳其犯罪所得及其他涉案財產的,無論立案之前死亡或立案后作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訴訟中死亡,都可以適用違法所得沒收程序。


(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犯罪案件中,本人因死亡不能對財產來源作出說明的,應當結合其近親屬說明的來源,或者其他利害關系人主張權利以及提供的證據情況,依法認定是否屬于違法所得。已死亡人員的近親屬或其他利害關系人主張權利或說明來源的,應要求其提供相關證據或線索,并進行調查核實。沒有近親屬或其他利害關系人主張權利或說明來源,或者近親屬或其他利害關系人雖然主張權利但提供的證據沒有達到相應證明標準,或者說明的來源經查證不屬實的,應當依法認定為違法所得,予以申請沒收。


(三)違法所得與合法財產混同并產生孳息的,可以按照比例計算違法所得孳息。在依法查封、扣押、凍結的犯罪嫌疑人財產中,對違法所得與合法財產混同后產生的孳息,可以按照全案中合法財產與違法所得的比例,計算違法所得的孳息數額,依法申請沒收。對合法財產及其產生的孳息,及時予以返還。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五條第一款、第三百九十五條第一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條第一款、第二百八十二條第一款


《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十二章第四節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適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逃匿、死亡案件違法所得沒收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一條至第三條,第五條至第十條,第十三條至十七條。

微信掃一掃
關注該公眾號

:,。視頻小程序贊,輕點兩下取消贊在看,輕點兩下取消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