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洗錢頭圖.jpg

資料來源:正義網



蔡某是江蘇省揚州市江都區某商業銀行的支行行長,體面的身份、優越的工作條件、頗豐的收入待遇,但他卻并不滿足于此。

2016年5月至2016年6月,蔡某伙同他人到銀行借貸,通過和他人一起對貸款人莊某進行資產包裝,在其不符合銀行借款條件的情況下,仍違法發放貸款280萬元,并要求莊某將其中148萬元供自己使用。

同時,為了轉移這148萬元的資金,蔡某找到了自己的親戚劉某某,劉某某在明知蔡某違法發放貸款的情況下,仍提供了自己經營的某有限公司的銀行賬戶,協助蔡某將上述貸款中的148萬元轉移至蔡某實際控制的銀行賬戶內,以此來逃避銀行的監管。

江都區檢察院認為:該案中被告人劉某某明知資金來源系違法發放貸款所得,仍提供帳戶掩飾、隱瞞資金的來源和性質的行為構成洗錢罪。

在審查起訴階段,該院圍繞事實認定和法律適用問題對被告人進行耐心地釋法說理,闡述自愿認罪認罰對量刑的影響,最終涉案人員均自愿認罪認罰。

2021年6月30日,江都區檢察院向江都區法院依法提起公訴。9月17日,法院采納該院對此案的全部確定刑量刑建議,以洗錢罪判處劉某某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相應罰金。

承辦檢察官提醒,在日常的資金往來中,對于親朋好友在無正當理由情況下
,要求為其提供銀行賬戶接受巨額資金、異常大額轉賬、取現,要謹慎處理。對于洗錢行為要堅決說不!只有這樣,才可以避免成為他人金融違法犯罪的“替罪羊”和“幫助犯”,甚至因為觸犯刑法而身陷囹圄。


2020年1月,家住浙江杭州的葉女士向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區分局報警,稱自己經網友推薦下載了名叫“利通源”的軟件,陸續充值6萬余元后卻無法提現,懷疑被騙。

余杭區分局經過偵查發現,葉女士充值的6萬元經過多個賬戶和網絡平臺轉賬洗錢,去向難以查明,但其中5000元曾經進入一個名叫單某的銀行賬戶。民警根據線索抓獲了實際使用該賬戶的杭某等人,緊接著又根據杭某等人的供述抓獲了剛剛從菲律賓回國的揭某。

隨后,公安機關將該案提請杭州市余杭區檢察院批準逮捕。然而4天后,辦案民警卻接到了該案承辦檢察官的電話:“這個案件,你們也許抓錯了人?!?/section>

詐騙團伙在境外

杭某常年在菲律賓生活,其間認識了來自臺灣的“大哥”,就和對方一起做起了“資金”生意。為了擴大生意規模,杭某陸續招募了幾個人在國內成立工作室,搭建起名為“億付支付”的第四方支付平臺,收購、租用了大量的銀行卡、二維碼等支付結算賬戶,其中就包括上文提到的單某銀行賬戶。

“我們平時打交道都通過網絡,從來沒有見過對方,我只知道對方公司有一個叫揭某的人?!备鶕@一線索,公安機關經過偵查成功鎖定了揭某的身份。

就在此時,遠在菲律賓的揭某因為當地疫情嚴重,登上了回國的飛機,他沒有想到,等待他的不是家人,而是拿著手銬的警察。

“知道為什么抓你嗎?”

“知道,我在菲律賓搞‘殺豬盤’……”

揭某歸案后,對自己在境外實施詐騙的犯罪行為供認不諱。據揭某交代,他在菲律賓加入了一個名為“微邦國際”的詐騙犯罪團伙,團伙內部有上百人,其中,“前臺”負責引誘被害人上鉤并實施詐騙,揭某任主管的“后臺”則專門負責對接不同的洗錢渠道,將這些渠道提供的賬戶發給被害人用于充值,當被害人的錢到賬后,洗錢渠道就會使用各種手段對資金進行清洗,確保這些錢的去向不被發現?!昂寄车热说摹畠|付支付’就是我對接的一個洗錢渠道?!苯夷辰淮?。

隨后,公安機關將揭某與杭某等人移送檢察院提請批準逮捕。

承辦檢察官經過審查,發現本案的證據缺少一個關鍵環節:尚無法證明被害人葉女士被詐騙與揭某供述他所在的詐騙犯罪團伙有關。

原來,葉女士在報案時提及自己是在一個叫“利通源”的平臺上被騙的,檢察官提審時揭某供述,他所在的詐騙犯罪團伙先后使用過“微邦國際”“威廉國際”等多個名稱,但沒有使用過“利通源”。

這樣一來,案件證據鎖鏈出現了斷裂。當下,僅有揭某承認自己在菲律賓參加詐騙犯罪團伙的供述,卻沒有被該團伙詐騙的被害人,無法認定揭某構成犯罪。

案件一時陷入了僵局。

辦案期限即將到期

要批準逮捕揭某,就必須找到相應的被害人。而此時,距離法律規定的7天辦案期限到期僅剩3天。

考慮到詐騙犯罪團伙作案用的服務器和電腦、手機等都在菲律賓,被騙的款項又經過層層清洗,正面尋找被害人幾乎難以實現。經過一夜的思索,承辦檢察官決定轉變思路,從海量的資金流水著手,逆向溯源鎖定被害人。

第二天一早,承辦檢察官和辦案民警一起來到了余杭區分局刑偵大隊信息研判中心,利用周末兩天時間,他們從已經掌握的一個洗錢賬戶出發,又分析出一批疑似用于洗錢的賬戶,再通過對這些洗錢賬戶可疑資金去向的層層追蹤和逆向回溯,分析出了疑似“微邦國際”控制的下發賬戶以及一批可能是被害人的銀行賬戶,最后再利用反詐平臺在全國范圍內串并案件。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兩天的努力,他們終于在案件到期前找到了3名被害人。

案件到期當天,余杭區檢察院以涉嫌詐騙罪對揭某及杭某等人作出批準逮捕決定。

引導偵查“兩步走”

作出批準逮捕決定后,承辦檢察官立即啟動捕后引導偵查,多次與公安專案組討論偵查方向和取證思路,最終共同制定了“兩步走”的偵查方案:一方面,盡可能查明更多團伙成員的身份及組織架構;另一方面,繼續分析、串并更多的被害人。

經過5個月的偵查,該案的洗錢賬戶從一個增加到數十個,被害人從批捕階段的3人增加至遍布全國的40余人。其間,“微邦國際”犯罪團伙首要分子、主管、組織、業務員等30余人悉數落網,查實的涉案金額超過400余萬元。

經查,該犯罪集團自2019年起,以菲律賓某市為據點,首要分子高某等人先后招募數十人,對我國大陸居民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活動。該犯罪集團內部架構清晰、統一食宿、封閉管理,具有極高的反偵查意識,不僅在境外架設服務器,還相互之間約定使用境外通訊軟件聯絡,并規定不得在工作場所使用私人手機。

在具體施詐過程中,團伙成員通過社交軟件將自己包裝成成功人士,利用網絡交友名義騙取被害人信任,待確立戀愛或朋友關系后,以介紹賺錢機會等理由將被害人騙至集團控制的“微邦國際”等軟件參與所謂的“網絡博彩”,誘騙被害人不斷充值投注,最后通過限制提現、后臺控制輸贏的方式騙取被害人投入的資金。

智能分析破解難題
 
“微邦國際”跨境電信網絡詐騙案雖順利偵破,但以杭某為首的洗錢團伙始終否認自己的行為構成詐騙罪,他們均提出,只知道“微邦國際”“利通源”是賭博平臺,不清楚他們是在實施詐騙犯罪活動。

網絡犯罪中,上下游犯罪分子之間往往素未謀面,如何證明共同犯罪故意一直是辦理該類案件的難題。該案中,不僅杭某等人否認存在主觀明知,唯一與杭某聯系的揭某也稱沒有明確告訴過對方自己公司做的是“殺豬盤”。

面對犯罪嫌疑人提出的辯解,承辦檢察官將電子數據導入該院自主研發的“電子數據智能分析系統”,在智能檢索和分析工具的輔助下,很快發現該團伙多名成員不僅有長期在菲律賓工作和生活的經歷,且在為“微邦國際”等詐騙團伙洗錢時使用了有別于賭博的表達方式,如在聊天中提及“殺豬盤”“誠信盤”等敏感詞匯時使用拼音縮寫、表情包規避調查。當在網上瀏覽公安機關打擊跨境電信網絡詐騙的新聞時,杭某還回復說“最近太嚴了”等等。

鐵證面前,杭某等人的辯駁顯得蒼白無力。

最終,這起從一個洗錢賬戶中發現的特大跨境電信網絡詐騙案件順利辦結。至10月25日,法院已以詐騙罪分別判處高某、揭某、杭某等19人有期徒刑四年四個月至十三年不等的刑罰,其余10余名同案人員在進一步審理中。